關閉本頁

1陳頌皓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總主任

美麗在望

除了Namaste(尼泊爾問候語)外,Pani(水)是我從一位可愛的四歲小男孩處學會的第一句尼泊爾語。他是Shringar 南亞婦女組成員的孩子。每次婦女組有活動時,一群四、五歲的孩子便會跟隨媽媽同來,令斗室大的辦公室熱鬧非常。

媽媽們決定將小組取名為Shringar (尼泊爾語「美麗」的意思),除了因為她們真的愛美之外,更重要是她們希望努力學習美容技巧,從而將興趣發展成事業。特別是小組中的幾位單親媽媽,更希望在經濟上有能力支援自己的孩子。其中,古龍(化名)和比比(化名)曾啞忍丈夫的暴力對待達數年之久,最後咬緊牙關與丈夫離婚都是為了保護孩子。

家暴、離婚對於古龍和比比來說,雖然已是幾年前的事,她們亦都得到適當的實質支援,然而二人心中的創傷卻未曾復原。每當提及家人如何為保家聲而勸說她們息事寧人時,她們都不禁眼泛淚光。尤其是巴基斯坦裔的比比,離婚後祖國的家人更不歡迎她回鄉,怕她的身分令全家招致同鄉的嫌棄,加上一些同族婦女的冷言冷語就更讓比比感到無助和失去自信。Shringar小組的建立對作為社工的我來說,目標正是推動像比比和古龍這些生活在社會邊緣的南亞婦女去發掘、發揮和發展潛能,建立互相支援的網絡並且積極參與社會。

最初,小組主要是透過義務美容導師向媽媽們傳授美容知識。每星期一至兩天,媽媽們將四塊瑜珈墊鋪在地上代替美容床,便開始學習各項美容技巧、行業和營運知識。後來,為了提升技巧及廣東話能力,她們定期到長者中心為老人提供義務美容服務,並邀請華裔婦女試用服務及給她們評分,藉此與街坊建立友誼。其後,她們更開班授徒擔任其他南亞婦女的美容導師,繼而將辦公室的一個小房間命名為「美麗坊」,並開始經營街坊美容生意,所賺取的金錢雖然不多,然而,她們流露的自信和滿足感卻是一步步邁向夢想的證明。

最令我感動的是她們後來更願意走出社區,為自己、為其他南亞婦女爭取權益。古龍和比比甚至願意向別人分享家暴的經歷,藉這個曾是不能說的秘密,讓社會上更多人了解和關心南亞婦女的處境。

感謝Shringar媽媽們讓我成為同行者,見證她們的蛻變實在是最大的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