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本頁

1余健敏
香港明愛
「活孩子、樂爸媽」
特殊學習障礙社區
支援服務
助理社會工作主任

無聲的吶喊

近年,SEN學童備受社會關注。07年,前輩們回應社區需要,決定紮根在屋村的青少年中心,申請基金,推行為期兩年的特殊學習障礙社區支援計劃。記得我初加入時接觸來自五湖四海的家庭,感覺莫名奇妙。

學障孩子的學習路很漫長,不是每個受助人都有戲劇性的改變。喬媽參與家長互助小組,訴說孩子面對繁重學習的苦況,分享應對方法等。結伴同行,即使苦澀,仍能為家長帶來一刻安定。孩子則有成長小組和語文訓練並駕齊驅。可是,升上小五的小喬,每晚做功課做到十一、二點,默書不合格,學了百次的字還是寫錯。在學校,她小息時要扶緊扶手才能下樓梯,午飯吃到「天一半地一半」。她被取笑、被拒絕、被欺凌。漸漸她不願照鏡,每天要畫一個公主才願意出門,常喃喃自語,無故哭泣。醫生診斷小喬患上焦慮症。

喬媽不想愛女擔心,總是笑著鼓勵女兒。為人父母的傷痛,我無法切身理解。我陪伴她到學校和醫院,爭取教學調適,在中心安排治療和小班教學,聯繫同路人作她友伴。雖說學校和社區也有支援,但家中只靠爸爸維持生計,還有在學的哥哥……面對無止境的等待、種種高昂費用和只是短期的課程,試問一般家庭怎能應付?然而小喬總是沒有放棄學習。休學期間,我和小喬到圖書館,每一次她像使用平板電腦般用手指在書本上點一點,我化身讀屏器朗讀故事。她很享受聽故事,自主學習的精神令我難忘!

有一次,組內家長討論對政策的訴求,大家七嘴八舌;當我提議找個代表參與公開論壇,大家卻靜了下來。面對眼前公義,父母想到家中心肝寶貝,畢竟人最擔心的,還是家人。論壇中,喬媽站起發言,掌聲如雷;可是,竟換來高官冰冷無情的回應,在座家長尊嚴盡失。後來,我們參與另一會議,喬媽選擇靜坐,她雖沉默,卻是在無聲地吶喊!

聖誕節,我們鼓勵愛繪畫的小喬設計賀卡給贊助人。她畫了一張足夠所有參加者寫心聲的畫,讓大家傳遞祝福。今天,教育問題輿論熱議。在著重成本效益的社會,社工更要持守「以人為本」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