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本頁

1吳堃廉
香港聖公會
麥理浩夫人中心
高級服務幹事

當同路人遇上同路人 改變心態建立自信

在過去三年的社會工作歷程裡,長期與居民接觸讓我深入了解到,金錢或物質的支援可為弱勢社群解決一時之需,但真正能協助他們面對和克服生活各種挑戰,走出「受助者」的框框,建立自己的人生,往往是心態和意識上的改變。

曾協助一位居於劏房的單親媽媽渡過人生的低潮。還記得初次與這位獨力照顧兩位年幼子女的媽媽見面時,她滿載負面的情緒,心情亦十分低落,讓我深深感受到她的無助和對未來失去了希望。事實上,當每次接觸基層匱乏的家庭,很多時都會被問到一句:「社工先生,其實你有什麼可以幫到我?」這次也不例外,這位單親媽媽告訴我,家住8樓的唐樓劏房,生活逼人,經濟壓力大,困於斗室之中透不過氣,又不想見人怕被歧視,甚至想就這樣抱住子女跳下去。

這些例子在社區其實並不罕見,但每次接觸到,心裡總是抽搐著。作為一個社工,我經常會問自己:除了協助她們申請一些社會援助及提供個人輔導之外,下一步我還可以做什麼呢?我相信人與社區是分不開,故此我鼓勵這位單親媽媽踏出社區,參與劏房居民關注組,讓一群相近背景的人互相認識和幫助。記得這位媽媽曾有這樣的分享:「當知道不少街坊均面對相近甚至更嚴峻的困境時,了解到原來自己並不孤單,有了同路人的互相扶持,讓自己更勇敢地去面對逆境!」

隨著這群劏房居民開始走在一起關心切身的房屋問題,我與他們籌劃約見相關的議員和政府官員進行會議和意見交流。對於基層市民,「議員」、「官員」往往是「高高在上」、「遙不可及」的代名詞,而我可以做的,就是公民教育,讓他們認識到「議員」是由市民選出來的,「官員」的責任是服務社群,劏房居民認識到自己的權利和責任,開始更有自信地表達自己的意見,而當他們參與的同時,心態和意識上也逐漸在改變。

這位單親媽媽現在除了身體力行作持續的參與和鼓勵身邊的鄰里踏出社區之外,更勇於分享自己曾經不願面對的經歷,以至因積極參與子女學校的活動而獲邀加入校董會作更多的貢獻,也關心一些未必與自己切身利益有直接關係的社會議題,她說:「有些鄰里暫時未必願意走出來,我更要為他們作示範,就算我不是需要幫助的一群,也定會對其他有需要的社群的福址有所禆益!」她再不只是一位為子女努力生活的單親媽媽,而是一位能重掌自己生命、敢於為有需要的人出一分力的社區一份子!